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戰術板-巴薩拜仁的這一點差距 是難以彌補的鴻溝》

吃別人吃不了的苦,忍別人受不了的氣,付出比別人更多的,才會享受的比別人更多。戰術板-巴薩拜仁的這一點差距 是難以彌補的鴻溝

  這是拜仁和巴薩在8比2后首次在歐冠重遇,坐鎮諾坎普的巴薩最終未能迎來複仇,拜仁憑藉萊萬多夫斯基的梅開二度和穆勒先拔頭籌,讓巴薩輸的毫無還手之力。相比分數更難看的地方,或許是巴薩上半場高位逼搶的積極性,以及下半場戰術執行嚴重不統一的糾結心理。這將是科曼能否帶巴薩重拾信心的又一特大難題。

  上半場:高位逼搶積極性上的區別人活着就是為了解決困難。這才是生命的意義,也是生命的內容。逃避不是辦法,知難而上往往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手段。
  “老師我知道!可以看牙齒!”

  老師一頭霧水:“小明同學,母雞並沒有牙齒。 ”

  小明開心一笑:“雖然母雞沒有牙齒,但是我有牙齒呀。媽媽說了,肉質鮮嫩的一定是年輕的母雞,不好咬爛的那一定就是老母雞啦!”

戰術板-巴薩拜仁的這一點差距 是難以彌補的鴻溝

  趁着大勝萊比錫的勢頭,拜仁繼續沿用了自己爐火純青的4-2-3-1打法,而巴薩方面,雖然明面上3-5-2(3-1-4-2)陣型,但實際上巴薩的站位流動性很強,有時是4-4-2,很多時候又是4-3-3這種巴薩傳統陣型。在開場初期,窩們從階段性實際站位,就能看出巴薩全隊上下意見不統一的地方。但細想一下,也屬情有可原,畢竟三後衛體系任誰都不敢隨便對拜仁使用。於是,伴隨着防守壓力不斷增大,巴薩陣型也在發生變化,最終徹底在首粒失球后徹底站回3-5-2。世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上半場,拜仁的進攻很穩,可以說是張弛有度,相比過往的瘋狂“高位逼搶”,納格爾斯曼的整體戰術站位相對均衡了很多,也取的了越來越好的效果,最明顯的一點就是:拜仁進攻方向很廣。必須誇讚的仍然是穆夏拉,從上半場前半段的熱點圖就可以看出,巴薩疲於應對拜仁的右路進攻,而拜仁也試圖從最多的角度控制全場節奏。同樣,這個時間段的熱點圖對全場戰術的窺探也有極大的作用,譬如:雖然巴薩陣型名為3-5-2,但中場只有老將布斯克茨的單后腰,很多時候都是3-1-4-2的站位。要想贏,就一定不能怕輸。不怕輸,結果未必能贏。但是怕輸,結果則一定是輸。

  所以為何說拜仁的進攻範圍更廣?很簡單一點,結合這個時間段的熱點圖和比賽實際情況,其實不難發現,拜仁的進攻不會急於某一條邊路的強攻,而是先在後場選擇巴薩防守兵力相對較少的一邊。這是弗里克時期開始一直都在執行的基礎戰術,也是拜仁進攻更張弛有度的原因之一。當然,這也是4-2-3-1戰術的立足根本,也是和如今流行的3-5-2體系最大的區別:在一條邊路上始終保持兩名以上球員配置的可選擇線路,肯定是要多於單邊翼衛結合影鋒拉邊的。這就是3-5-2面對4-2-3-1的弊端,雖然如今3-5-2面對4-2-3-1勝率越來越高,但是在弗里克改造和延續的拜仁4-2-3-1體系下,3-5-2總會被抓住這點弊端。當然,拜仁防守更多的時候,也都是把巴薩往邊路“逼”。你要做的就是別人換不掉的,那你做不到怪誰,就是你自己沒用!

戰術板-巴薩拜仁的這一點差距 是難以彌補的鴻溝

  還有一點,就是拜仁確實通過最近的一次交鋒擁有了極強的自信心,這是毋庸置疑的。過往戰績總會隨着關鍵戰而不斷積累信心,哪怕球員陣容早已全部改變,這在足壇歷史上不乏先例。在此不用多說,這點在下半場科曼主動變招換人後尤為明顯。成功不是將來才有的,而是從決定去做的那一刻起,持續累積而成。

  最後,就是高位逼搶戰術上執行力度的不同,同樣的控球局面,如果巴薩連續傳球超過5球,拜仁會立刻加緊逼搶程度,甚至不惜黃牌。印象比較深的是20多分鐘時,巴薩右路一連串的華麗傳球后,格雷茨卡立刻選擇了合理衝撞上身體。反觀巴薩,防守基本選擇只是在禁區內外囤積防守人數,寧可圍而不搶,也不願意主動上搶承擔犯規失位等責任。所以窩們再看看穆勒面對巴薩的第7粒總進球,便不難理解。努力囤積禁區線內外的防守人數,這種看似有效的防守,其實節約不了太多體能,也會浪費很多由攻轉守的機會。若不給自己設限,則人生中就沒有限制你發揮的藩籬。

戰術板-巴薩拜仁的這一點差距 是難以彌補的鴻溝

  此消彼長是受場面局勢不斷影響而變化的,比賽進入上半場前三分之一階段后,巴薩的陣型基本定格為名為3-5-2,實為5-3-2的陣型。可即便投入如此多中場兵力,中路防守也比較成功的情況下,巴薩在穆勒攻入首粒進球時,控球率和傳球成功率都不如拜仁,射門轉化率自然也不如拜仁。目標的實現建立在“我要成功”的強烈願望上。

  一點可以側證的數據:排出5名中場的巴薩,中場總共傳球數高達133次,佔據全隊半場傳球數的44%,而拜仁三中場傳球次數僅有88次,只佔拜仁半場總傳球次數的31%。可是實際傳球點上,窩們可以看出明顯的區別:拜仁的中場傳球沒有1次進入禁區,而普遍發生在巴薩半場,而巴薩的中場傳球雖然也有邊路包抄,但普遍集中於兩條邊路的協防和中圈內的應對。這也更明顯的證明了窩們此前所說的3-5-2面對4-2-3-1的弊端。

  如此上半場,巴薩儘管傳球數多一些,但控球率不佔優也很合理,因為沒有轉化的機會。

  下半場:不是科曼自窩否定 是不信任!

戰術板-巴薩拜仁的這一點差距 是難以彌補的鴻溝

  下半場易邊再戰,科曼並沒有選擇中場換人,但巴薩明顯加強了中路進攻,這是一個需要冒不小風險的手筆,但是否值的,還有待觀察。至少下半場前十分鐘,巴薩在中路開始有了連續進攻。主動加強中路進攻,下半場初期確實在中路形成了有效的攻擊力,也多少打斷了一些拜仁的節奏,但是這種戰術對邊路的投入就會相對減少,所以很快被薩內敲山震虎。

  挺過10分鐘后,當巴薩需要稍緩體能時,“圍而不搶”的防守很快出現問題。因為弗朗基-德容和佩德里在中場的防守僅僅是輕微偏右協防,所以一旦當拜仁增加進攻方式或者進攻群較為接近,窩們很容易看到巴薩身後的空白區域。通過萊萬進球后第一時間的,佩德里和弗蘭基-德容對比穆夏拉、穆勒、萊萬的熱點圖,窩們更加可以清晰地看到這點,所以穆夏拉和萊萬都有補射機會,根源上是巴薩的“屯兵戰術”及一些“圍而不搶”的想法過多。如果誰都不願意為失球負責,拜仁的第二粒進球不可避免。

戰術板-巴薩拜仁的這一點差距 是難以彌補的鴻溝

  很快,第二粒失球后,科曼的換人再次顯現他“激進”的一面,他用18歲的小將德米爾和16歲的加維換下羅貝托和布斯克茨,試圖徹底放棄中場弊端,直接打攻防兩端的極端戰術。這一點在巴薩去年聯賽爭冠末段接連失利時曾數次出現過,相信巴薩球迷印象會更深一些,因為筆者看巴薩去年最後幾場大掉隊的比賽,包括第二輪國家德比,在60分鐘開始就會選擇一半人全力防守、一半人全力進攻的戰術,這顯然不是“老祖師”米歇爾斯留下的“全攻全守”。

  眼見無效,科曼5分鐘后又再次作出改變,他又用明格薩和庫蒂尼奧換下加西亞和盧克-德容,戰術意圖也更加明顯。或者這這種換人也有鍛煉新人的意圖,但更多都是順應局勢明知不可為的無奈選擇。為何?因為場上已經出現球員實際執行明顯不統一的現象。當然,巴爾德換下阿爾巴,只是出於體能考慮的對位換人。

  與此同時,拜仁也用盧卡斯換下了帕瓦爾,這也是出於保護帕瓦爾的目的。上輪德甲關鍵戰之前,“德甲技術分析服務”認為剛剛復出才和全隊合練一天的帕瓦爾肯定不會出現在對陣萊比錫的比賽,可正是帕瓦爾的優異表現,讓拜仁這兩場比賽都解決了右路防守問題。兩場比賽都在60分鐘多被換下,顯然現在的帕瓦爾只有這樣的體能。隨後,納帥又用格納布里換下了穆夏拉,一次常規性對位換人。

戰術板-巴薩拜仁的這一點差距 是難以彌補的鴻溝

  一波換人之後,拜仁明顯放慢了比賽節奏,比賽一度有點“溫吞水”的感覺,也就這樣悄無聲息的進入了到最後15分鐘。科曼的換人意圖是很明顯的,但是場上的巴薩球員顯然不願意“重蹈覆轍”,也沒有過度投入進攻,儘管還是抵擋不住拜仁的進攻,但球員們顯然不願意再像上賽季最後聯賽階段一樣去執行科曼“瘋狂”的戰術。

  縱觀全場,納帥算的上識大體,把最後的換人名額都壓到了80分鐘后,也立竿見影般取的了第三粒進球,可是所有人都很清楚,拜仁下半場絕大多數時間都在收着踢,畢竟連續兩場強強對話和剛剛結束的“FIFA病毒”,也是拜仁不的不考慮的因素。如果不是科曼和薩比策最後十分鐘上場,拜仁或許都不會再發動進攻。

  為何說巴薩球員不願意全力執行科曼的戰術?數據上看,很簡單,上半場兩隊跑動距離相差並不大,全場結束后卻足足相差了15km!這是什麼概念?窩們只能驚訝於數據,卻不敢妄論球員的內心,或許他們心中反攻的信念遠低於不重蹈覆轍的保守思想。可是無論如何,這是科曼執教巴薩的問題,卻依舊沒有改變。

  科曼放棄高位逼搶,或許是出於自身硬實力上的考量,可又想學習巴爾韋德放手一搏,顯然也讓巴薩眾將士放棄了對科曼的信賴,窩們常說“將帥一心”,其義自見……

  (直播吧)

  

戰術板-巴薩拜仁的這一點差距 是難以彌補的鴻溝

  這是拜仁和巴薩在8比2后首次在歐冠重遇,坐鎮諾坎普的巴薩最終未能迎來複仇,拜仁憑藉萊萬多夫斯基的梅開二度和穆勒先拔頭籌,讓巴薩輸的毫無還手之力。相比分數更難看的地方,或許是巴薩上半場高位逼搶的積極性,以及下半場戰術執行嚴重不統一的糾結心理。這將是科曼能否帶巴薩重拾信心的又一特大難題。

  上半場:高位逼搶積極性上的區別

戰術板-巴薩拜仁的這一點差距 是難以彌補的鴻溝

  趁着大勝萊比錫的勢頭,拜仁繼續沿用了自己爐火純青的4-2-3-1打法,而巴薩方面,雖然明面上3-5-2(3-1-4-2)陣型,但實際上巴薩的站位流動性很強,有時是4-4-2,很多時候又是4-3-3這種巴薩傳統陣型。在開場初期,窩們從階段性實際站位,就能看出巴薩全隊上下意見不統一的地方。但細想一下,也屬情有可原,畢竟三後衛體系任誰都不敢隨便對拜仁使用。於是,伴隨着防守壓力不斷增大,巴薩陣型也在發生變化,最終徹底在首粒失球后徹底站回3-5-2。

  上半場,拜仁的進攻很穩,可以說是張弛有度,相比過往的瘋狂“高位逼搶”,納格爾斯曼的整體戰術站位相對均衡了很多,也取的了越來越好的效果,最明顯的一點就是:拜仁進攻方向很廣。必須誇讚的仍然是穆夏拉,從上半場前半段的熱點圖就可以看出,巴薩疲於應對拜仁的右路進攻,而拜仁也試圖從最多的角度控制全場節奏。同樣,這個時間段的熱點圖對全場戰術的窺探也有極大的作用,譬如:雖然巴薩陣型名為3-5-2,但中場只有老將布斯克茨的單后腰,很多時候都是3-1-4-2的站位。

  所以為何說拜仁的進攻範圍更廣?很簡單一點,結合這個時間段的熱點圖和比賽實際情況,其實不難發現,拜仁的進攻不會急於某一條邊路的強攻,而是先在後場選擇巴薩防守兵力相對較少的一邊。這是弗里克時期開始一直都在執行的基礎戰術,也是拜仁進攻更張弛有度的原因之一。當然,這也是4-2-3-1戰術的立足根本,也是和如今流行的3-5-2體系最大的區別:在一條邊路上始終保持兩名以上球員配置的可選擇線路,肯定是要多於單邊翼衛結合影鋒拉邊的。這就是3-5-2面對4-2-3-1的弊端,雖然如今3-5-2面對4-2-3-1勝率越來越高,但是在弗里克改造和延續的拜仁4-2-3-1體系下,3-5-2總會被抓住這點弊端。當然,拜仁防守更多的時候,也都是把巴薩往邊路“逼”。

戰術板-巴薩拜仁的這一點差距 是難以彌補的鴻溝

  還有一點,就是拜仁確實通過最近的一次交鋒擁有了極強的自信心,這是毋庸置疑的。過往戰績總會隨着關鍵戰而不斷積累信心,哪怕球員陣容早已全部改變,這在足壇歷史上不乏先例。在此不用多說,這點在下半場科曼主動變招換人後尤為明顯。

  最後,就是高位逼搶戰術上執行力度的不同,同樣的控球局面,如果巴薩連續傳球超過5球,拜仁會立刻加緊逼搶程度,甚至不惜黃牌。印象比較深的是20多分鐘時,巴薩右路一連串的華麗傳球后,格雷茨卡立刻選擇了合理衝撞上身體。反觀巴薩,防守基本選擇只是在禁區內外囤積防守人數,寧可圍而不搶,也不願意主動上搶承擔犯規失位等責任。所以窩們再看看穆勒面對巴薩的第7粒總進球,便不難理解。努力囤積禁區線內外的防守人數,這種看似有效的防守,其實節約不了太多體能,也會浪費很多由攻轉守的機會。

戰術板-巴薩拜仁的這一點差距 是難以彌補的鴻溝

  此消彼長是受場面局勢不斷影響而變化的,比賽進入上半場前三分之一階段后,巴薩的陣型基本定格為名為3-5-2,實為5-3-2的陣型。可即便投入如此多中場兵力,中路防守也比較成功的情況下,巴薩在穆勒攻入首粒進球時,控球率和傳球成功率都不如拜仁,射門轉化率自然也不如拜仁。

  一點可以側證的數據:排出5名中場的巴薩,中場總共傳球數高達133次,佔據全隊半場傳球數的44%,而拜仁三中場傳球次數僅有88次,只佔拜仁半場總傳球次數的31%。可是實際傳球點上,窩們可以看出明顯的區別:拜仁的中場傳球沒有1次進入禁區,而普遍發生在巴薩半場,而巴薩的中場傳球雖然也有邊路包抄,但普遍集中於兩條邊路的協防和中圈內的應對。這也更明顯的證明了窩們此前所說的3-5-2面對4-2-3-1的弊端。

  如此上半場,巴薩儘管傳球數多一些,但控球率不佔優也很合理,因為沒有轉化的機會。

  下半場:不是科曼自窩否定 是不信任!

戰術板-巴薩拜仁的這一點差距 是難以彌補的鴻溝

  下半場易邊再戰,科曼並沒有選擇中場換人,但巴薩明顯加強了中路進攻,這是一個需要冒不小風險的手筆,但是否值的,還有待觀察。至少下半場前十分鐘,巴薩在中路開始有了連續進攻。主動加強中路進攻,下半場初期確實在中路形成了有效的攻擊力,也多少打斷了一些拜仁的節奏,但是這種戰術對邊路的投入就會相對減少,所以很快被薩內敲山震虎。

  挺過10分鐘后,當巴薩需要稍緩體能時,“圍而不搶”的防守很快出現問題。因為弗朗基-德容和佩德里在中場的防守僅僅是輕微偏右協防,所以一旦當拜仁增加進攻方式或者進攻群較為接近,窩們很容易看到巴薩身後的空白區域。通過萊萬進球后第一時間的,佩德里和弗蘭基-德容對比穆夏拉、穆勒、萊萬的熱點圖,窩們更加可以清晰地看到這點,所以穆夏拉和萊萬都有補射機會,根源上是巴薩的“屯兵戰術”及一些“圍而不搶”的想法過多。如果誰都不願意為失球負責,拜仁的第二粒進球不可避免。

戰術板-巴薩拜仁的這一點差距 是難以彌補的鴻溝

  很快,第二粒失球后,科曼的換人再次顯現他“激進”的一面,他用18歲的小將德米爾和16歲的加維換下羅貝托和布斯克茨,試圖徹底放棄中場弊端,直接打攻防兩端的極端戰術。這一點在巴薩去年聯賽爭冠末段接連失利時曾數次出現過,相信巴薩球迷印象會更深一些,因為筆者看巴薩去年最後幾場大掉隊的比賽,包括第二輪國家德比,在60分鐘開始就會選擇一半人全力防守、一半人全力進攻的戰術,這顯然不是“老祖師”米歇爾斯留下的“全攻全守”。

  眼見無效,科曼5分鐘后又再次作出改變,他又用明格薩和庫蒂尼奧換下加西亞和盧克-德容,戰術意圖也更加明顯。或者這這種換人也有鍛煉新人的意圖,但更多都是順應局勢明知不可為的無奈選擇。為何?因為場上已經出現球員實際執行明顯不統一的現象。當然,巴爾德換下阿爾巴,只是出於體能考慮的對位換人。

  與此同時,拜仁也用盧卡斯換下了帕瓦爾,這也是出於保護帕瓦爾的目的。上輪德甲關鍵戰之前,“德甲技術分析服務”認為剛剛復出才和全隊合練一天的帕瓦爾肯定不會出現在對陣萊比錫的比賽,可正是帕瓦爾的優異表現,讓拜仁這兩場比賽都解決了右路防守問題。兩場比賽都在60分鐘多被換下,顯然現在的帕瓦爾只有這樣的體能。隨後,納帥又用格納布里換下了穆夏拉,一次常規性對位換人。

戰術板-巴薩拜仁的這一點差距 是難以彌補的鴻溝

  一波換人之後,拜仁明顯放慢了比賽節奏,比賽一度有點“溫吞水”的感覺,也就這樣悄無聲息的進入了到最後15分鐘。科曼的換人意圖是很明顯的,但是場上的巴薩球員顯然不願意“重蹈覆轍”,也沒有過度投入進攻,儘管還是抵擋不住拜仁的進攻,但球員們顯然不願意再像上賽季最後聯賽階段一樣去執行科曼“瘋狂”的戰術。

  縱觀全場,納帥算的上識大體,把最後的換人名額都壓到了80分鐘后,也立竿見影般取的了第三粒進球,可是所有人都很清楚,拜仁下半場絕大多數時間都在收着踢,畢竟連續兩場強強對話和剛剛結束的“FIFA病毒”,也是拜仁不的不考慮的因素。如果不是科曼和薩比策最後十分鐘上場,拜仁或許都不會再發動進攻。

  為何說巴薩球員不願意全力執行科曼的戰術?數據上看,很簡單,上半場兩隊跑動距離相差並不大,全場結束后卻足足相差了15km!這是什麼概念?窩們只能驚訝於數據,卻不敢妄論球員的內心,或許他們心中反攻的信念遠低於不重蹈覆轍的保守思想。可是無論如何,這是科曼執教巴薩的問題,卻依舊沒有改變。

  科曼放棄高位逼搶,或許是出於自身硬實力上的考量,可又想學習巴爾韋德放手一搏,顯然也讓巴薩眾將士放棄了對科曼的信賴,窩們常說“將帥一心”,其義自見……

  (直播吧)

  

站在巨人的肩上是為了超過巨人。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