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講述革命傳奇唱響英雄頌歌(品味紅色經典(28))

 
 

講述革命傳奇唱響英雄頌歌(品味紅色經典(28))

 

  圖為小說《林海雪原》封面。

 

講述革命傳奇唱響英雄頌歌(品味紅色經典(28))

 

  圖為電影《林海雪原》劇照。

 

講述革命傳奇唱響英雄頌歌(品味紅色經典(28))

 

  圖為3D電影《智取威虎山》劇照。

 

  1957年,曲波的長篇小說《林海雪原》出版,隨即引起轟動。不到一年時間,重印6次,累計印數近百萬。小說後來被改編為話劇、戲曲、電影、電視劇等多種藝術形式,傳播廣泛,成為幾代人的紅色記憶。“願紅旗五洲四海齊招展,哪怕是火海刀山也撲上前。我恨不得急令飛雪化春水,迎來春色換人間。”根據小說改編的革命現代戲《智取威虎山》至今仍活躍在文藝舞台上,其中諸多唱段廣為傳唱。小說還被改編成電影,轟動全國。在海外留學的青年徐克看到影片后被深深吸引,數十年後,他導演的3D電影《智取威虎山》累計票房破8億,再次印證紅色經典獨特且持久的魅力。

  用文字建起一座“英雄豐碑”

  1945年底,東北牡丹江地區局勢危急。慣匪盜寇、地痞流氓、土豪惡霸等狼狽為奸,從日本侵略者手裡獲得大量精良武器,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作家曲波當時所在的部隊被改編為牡丹江軍區二支隊二團,加入到剿匪戰鬥中。長篇小說《林海雪原》就是曲波根據自己的這段親身經歷寫成的。

  1955年春節前夕的一天,已從部隊轉業的曲波夜裡冒着大雪回家,看到幸福酣睡的妻女,一股熱流湧上心頭。他想起了8年前的大年夜,自己和楊子榮、高波等戰友以少勝多地打下了艱難的一戰。楊子榮、高波犧牲了,他們未能看到新中國的誕生,未能過上溫飽舒適的生活。想到這裡,曲波的心中有了一絲愧疚,但更多的是對戰友深深的懷念。曲波堅定了寫作的決心:要用文字建起一座“英雄豐碑”。

  曲波文化程度不高,對他來說,寫一部長篇小說的難度可想而知。他一直用楊子榮的一句話“為人民事業生死不怕,對付敵人一定神通廣大”激勵自己。利用夜晚和節假日的業餘時間,曲波終於在近一年半的時間裡,完成了長篇小說《林海雪原盪匪記》,出版前改名為《林海雪原》。小說主要描寫了一支30多人的小分隊如何穿林海、過雪原,與人數數十倍於自己的匪徒周旋作戰,最終經過驚險的戰鬥,將敵人全部殲滅的故事。

  善用鮮活語言塑造人物

  在《林海雪原》的戰鬥故事中,尤以“智取威虎山”最為精彩,廣為人知。楊子榮抓獲土匪座山雕的真實故事,刊登在1947年2月19日的《東北日報》上。從報道看,這場戰鬥規模不大,我軍只有6名戰鬥人員,卻活捉了包括座山雕在內的25名敵匪,摧毀敵匪窩棚,“繳獲步槍六支,子彈六百四十發,糧食千餘斤”。在曲波筆下,這場驚險的戰鬥演繹出打虎、對黑口、獻先遣圖、舌戰小爐匠等精彩驚險的情節,《林海雪原》進而成為革命英雄傳奇小說的典範。

  紅色經典《林海雪原》讓楊子榮、少劍波等英雄人物形象深入人心。楊子榮勇猛機智,不畏犧牲;年輕的團參謀長少劍波足智多謀、指揮若定。這一“武”一“文”的形象交相輝映,共同譜寫了一曲激越昂揚的英雄頌歌。

  《林海雪原》的文本結構、敘述方式、人物設計等,與中國傳統傳奇文學有頗多相似之處。比如小說中最重要的5位革命戰士少劍波、楊子榮、劉勛蒼、欒超家、孫達得人物組合,既為讀者帶來酣暢淋漓的閱讀體驗,也讓人們倍感親切。與此同時,小說虛構了“白茹”這一美好純潔的女戰士形象。“她是雪原的白衣士,她是軍中的一朵花。她是山巒叢叢的一隻和平鳥,她是林海茫茫的一個‘小美俠’。”白茹就像一縷陽光,照進陰風颯颯、刮肉透骨的鷹嘴山,為充斥着血與火的殘酷戰爭帶來一抹柔情。

  語言的巧妙使用,為《林海雪原》故事情節的推進和人物塑造增色許多。“天王蓋地虎,寶塔鎮河妖”“臉紅什麼?精神煥發”“怎麼又黃啦?防冷塗的蠟”,這些讀起來朗朗上口的對白廣為傳播,老少皆知。現實生活中,像座山雕這樣的土匪大多文化水平不高,平時的暗語都是最普通的白話,小說中這些流傳甚廣的“行話”其實是曲波的藝術加工。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