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深一度|中國男子三人籃球4戰全敗,戰術思路和》

我愛

深一度|中國男子三人籃球4戰全敗,戰術思路和

胡金秋倒地和對手拼搶

“如今的胡金秋,像極了兩年前的易建聯。”這是看完男子三人籃球后,球迷的感慨。
兩天四戰,當胡金秋賽后坐在籃架下喘着粗氣,身邊傳來的是隊友“不怪你”的安慰聲。
4場比賽胡金秋拿下41分,佔全隊7成。可中國三人男籃的戰績卻是4戰皆墨,是參賽的八支球隊里唯一一支沒有勝利的球隊……
從憑藉草根球員打進奧運,再到職業球員頂替征戰奧運,三人男籃引發了頗多爭議。如今站在奧運賽場,才發現中國籃球與世界頂級球隊的差距。
這種差距不只是身體、技術和戰術,更是建隊思路和對籃球的理解。三人籃球的舞台,我們還沒玩明白呢。

深一度|中國男子三人籃球4戰全敗,戰術思路和

場邊觀賽的姚明。

首秀,一切都是陌生的
首場比賽,當楊舒予衝進賽場時,她跑到一半就又折回了球員通道。原來,楊舒予還沒等現場播報喊出她的名字就衝進了賽場。
這正是中國三人籃球的縮影——作為首次進入奧運會的運動項目,無論是項目本身還是中國三人籃球的積累,都似乎沒有太多經驗可言。
雖然中國三人籃球男、女籃都拿到2021年雅加達亞運會冠軍,女籃也曾在兩年前的荷蘭奪得世界盃冠軍,但在最高的奧運舞台,所有人都是陌生的。
事實上,相比五人籃球,三人籃球還處在“戰國時代”,並沒有一支國家隊有足夠的統治力:三人女籃的比賽有5支球隊都拿過世界盃冠軍,最近一次是中國;三人男籃的比賽,中國男籃憑藉積分優勢,竟然可以頂掉美國隊,讓後者在籃球項目上無緣東京。
而對球迷來說,三人籃球同樣陌生。
比賽時間10分鐘,除死球與發球外,比賽不會停表;雙方率先得到21分獲得勝利;3分線內投籃命中以及罰球命中均得1分,3分線外投籃命中得2分;一隊進攻時間不超過12秒,進球后不可碰球;三人籃球使用6號球,比五人制籃球更小,以此適應更快的比賽速度……
同樣是籃球,細枝末節上的不同,卻造就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奧運項目。就在20天前,姚明曾對澎湃新聞記者這樣說:“在‘十四五’規劃中,中國籃球協會將三人籃球作為單獨課題進行了深入研究。”
顯然,三人籃球在東京奧運會上完成首秀,但需要仔細研究的內容還有很多。

深一度|中國男子三人籃球4戰全敗,戰術思路和

胡金秋和高詩岩都是CBA全明星球員。

積分選拔,人海戰術
陌生的環境代表着沒有經驗可循,所以當中國籃球選擇CBA球員征戰奧運賽場時,引起了不小風波。
高詩岩頂替了中國三人籃球的功勛隊長、被譽為“中國三人籃球第一人”的鄭毅,後者帶隊打了整個奧運會預選賽。
這和三人籃球的規則有關。首先是奧運會選拔機制,截至2021年11月1日,協會積分排名前三的國家可以直接獲得資格。
三人籃球項目,國家的世界排名非單支球隊實力,而是本國相應個人積分榜前100名球員得分的總和。這意味着,只要一個國家榜單前100的人數越多,即便個人排名不高,也能快速提高世界排名。
和數學相關的各種比拼,我們可太擅長了。

深一度|中國男子三人籃球4戰全敗,戰術思路和

胡金秋被兩人包夾。

其中鄭毅便是這批球員里的佼佼者——根據FIBA官網數據統計,鄭毅四年時間參加了總計58項國內國際三對三比賽,是所有人里參加比賽最多的球員,他也為中國籃球在積分上做出了突出的貢獻。
於是,中國籃球便通過協會積分前三的方式入選奧運——2021年8月,中國三人籃球男子項目的FIBA排名僅為35,女子則排在18位。一年之後,男籃躥升到第4位,女籃則位列世界第1。
但參與人數基數大,並不意味着單支球隊水平高。女籃職業與業餘水平差距巨大,因此職業球員參加3×3比賽成了大多國家的共識;但在普及度更廣的男籃比賽中,草根和職業的矛盾愈發突出。
2021年三人籃球世界盃上,由鄭毅、李浩南、劉恆驛和黃文威組成的草根中國隊,面對同組的法國、斯洛文尼亞、卡塔爾和立陶宛,四戰皆墨小組即被淘汰,在所有20支球隊里排名第19位。
此前一直鼓勵草根參賽的中國籃協才意識到——從街頭走進奧運的三人籃球,依然還是籃球比賽。天賦二字,是邁不過的門檻。

深一度|中國男子三人籃球4戰全敗,戰術思路和你喲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