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暑假體育家庭作業 引導家長養成好的健康和親子習慣

教育部等十五部門今年5月聯合印發的《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光明行動工作方案(2021—2025年)》提到,全面實施寒暑假學生體育家庭作業制度,引導家長營造良好的家庭體育運動氛圍。剛剛到來的2021年暑假,是方案執行的第一個假期,各地各校採取了哪些落實措施,如何養成學生良好的運動習慣,體育教育的改進空間又在哪裡?記者進行了採訪。

體育家庭作業,引導家長養成好的健康和親子習慣

江蘇省南通市虹橋第二小學今年為全校1500多名學生制定了低段、中段、高段三本學生體質健康達成手冊,作業菜單包括俯卧撐、立定跳遠、多人合作跳繩、掰手腕等,並給出具體的練習時間和訓練量。

北京市人大附中經開學校,今年的體育作業叫作“12345”,學生每天可在跳繩、仰卧起坐、立定跳遠、社區健身點運動30分鐘、其他訓練(跑步、打球等)30分鐘等5個項目選中一種打卡,前三項按年級不同分設組數及每組次數。記者調研發現,各地各校身體素質訓練類作業項目較集中,也鼓勵學生因地制宜開展活動。

在更高年級的暑期體育作業中,體育進中考的指揮棒正在發揮作用。北京市166中學為初三年級設計了針對性練習。166中學體育教師黃鷹說:“北京中考必考長跑,選考仰卧起坐、引體向上、實心球之一和三大球的一項,指導老師都是根據選考科目專門配備的,家長每天需上傳一分鐘的練習視頻,老師對每個學生的薄弱環節進行點評糾正。”

體育作業布置了,如何打卡檢查?南京市對全市417所小學體育家庭作業情況的調查顯示,227所小學實行視頻指導,190所做紙面布置。黃鷹介紹,打卡主要是家長在群里上傳運動截圖。“3個體育老師負責一個年級十個班,有需要指導的老師會私信家長。”

由於填表、照片、錄像等打卡需要家長參與,有網友擔心,布置體育作業會給家長帶來負擔。對此,受訪的體育老師均表示,作業自願不強迫,是希望給親子運動創造一個契機。“學生跟家長去跳廣場舞、甩龍、遠足等我們都很鼓勵。學校還開發了背子蹲起、搶杯子等學生與家長合作的趣味項目。”人大附中經開學校體育教師宋瑞說。

江蘇省2021年開始統籌推廣家庭體育作業。教育廳相關負責人介紹,適宜於家庭體育鍛煉、可操作性,有針對性是家庭體育鍛煉項目的標準。

“體育家庭作業監督的可能性很小,哪怕是大學生跑步考勤也存在代刷,更不用說家裡的事了。”雲南大學體育學院院長王宗平表示,說是作業,其實是引導家長養成好的健康和親子習慣。“想讓孩子動,家長要帶頭,要改變意識,把對孩子健康的責任擔起來。”

保持鍛煉的常態,為親近體育創設條件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的一份報告指出,隨着年齡增長,青少年對運動的重視程度逐漸降低,且跑步和散步等簡單運動更受青少年青睞,挑戰大、難度高的運動受歡迎比例低。

“剛開始運動都是為了身心健康,能否堅持取決於從運動中得到的樂趣。”華東師大體育與健康學院院長季瀏說,“少兒愛動、興趣廣泛,隨着年齡增長,人的興趣面收窄,更加集中,這是客觀規律。但如果有專長技能,會形成正反饋,增強運動樂趣,促進運動投入。”

“單個素質練習無疑是比較枯燥的,也很難堅持。技能性運動就不同,例如打羽毛球,步伐不行自然會練短跑,高遠球不行,自然會補力量、核心。這樣身體素質的提升就從枯燥被動轉變為積極主動了。”黃鷹說。

首都體育學院社會體育教研室主任茹秀英觀察到,大學也辦了很多校級賽事,但往往成為特長生的活動,在普通學生中關注度並不很高。“體育能力的培養有‘即時性’,錯過了就很難補上。小學是完善身體的基本素質能力,初高中形成技能性運動能力,如果基礎沒有打下來,運動能力不達標,到了大學有了比賽也參與不進去、熱情自然不足。應該說,要改革,根子還是要從中小學把底子打好。”

茹秀英介紹,根據國際經驗,體育俱樂部是青少年運動技能教授的重要載體。俱樂部又分兩種,一種是政府購買服務、普惠性的,另一種是商業俱樂部,服務高收入和走專業發展的人群。“普惠性俱樂部有些類似我們的課後託管,是綜合性的,以體育為主導。課程專家分類編寫技能手冊,有專長的社區志願者根據手冊分解技術步驟,帶着孩子訓練,這樣既保證了訓練的專業性,也比學校體育課有時長優勢。”

此外,根據學生年齡對運動做出適應性改造也很重要。“在日本,設計團隊對足球的材質、直徑做出改造,設計了適合不同年齡階段的四種規格,增強了兒童踢球的適配度和趣味性。”茹秀英還指出,當前國內商家熱衷贊助大型體育賽事,而在海外,青少年運動也是商業贊助的重要流向。“目前,關注點都在學校體育,其實,無論是體育類協會還是潛在消費者培育,青少年體育產業開發還有很大空間沒有挖掘。”

分享到: 更多 (0)